天刺小狼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管仲 > 正文内容

奸情暴露后,她等到最爽的一天_伤感美文

来源:天刺小狼网   时间: 2020-10-16

  今天这位读者,半年和我倾诉过丈夫出轨的事,当时她犹豫是不是要离婚。时隔半年,她的故事又有了新的发展,她希望我和读者们帮她拿拿主意,所以今天就刊登出来。

  1

  张丽(化名)和老公滕明(化名)是经人介绍后结婚的。

  刚结婚那会儿,滕明刚退伍回到县里,给一个做建材的老板开车,张丽在县里的幼儿园当老师,是没有编制的那种。

  开了几年车后,滕明慢慢发现做建材生意很赚钱,不由动了也想做建材生意的心思。而且,他自认为跟着老板也学会了很多门道,熟门熟路。

  一开始,滕明在建材市场租了一个店面卖建材。但是,看着容易做起来难。头几年不但没赚到钱,还亏了不少。滕明自己那边没什么给力的亲朋,幸亏妻子张丽很支持他,不但自己出面去借钱,还通过自己的父母或借、或贷又凑了一些钱帮助老公度过难关。

  滕明之前虽然一直亏钱,也算是交了学费,积累了不少经验。在妻子和岳父母的帮助下,生意渐渐好了起来,从每年只能赚几万块到一年三十多万净利润,终于在建材市场站稳了脚跟。

  在这期间,滕明和张丽生了孩子、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小面包车,既可以拉货平时也可以坐人。张丽自己也没闲着,她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办了一个小型的私人幼儿园。一年下来,去掉各种成本开支,也可以落个十几万的收入。

  两人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令人羡慕。

  女儿五岁那年,滕明已经不满足于在建材市场开店这么简单。他了解到“生产加工门窗”的利润也不错。关键是,不但可以自产自销,而且还可以卖给其他同行,甚至卖到外地去。

  于是,滕明又在郊区租下一片厂区,请了几个工人,开始自己生产门窗。不得不说,滕明真的很努力,为了做好这门生意,付出了自己的所有精力和心血。

  2

  丈夫的上进,让张丽很欣慰。记得刚结婚时,滕明有不少缺点,爱喝酒、爱打牌,曾经有一次,一个晚上输掉了三千多。所以,现在看到丈夫如此拼命赚钱,感动之余,她也变着法子对他好,努力照顾好家庭和公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门窗生意光质量好、物美价廉、自产自销是不够的,还要开拓市场。本县的市场毕竟有限,滕明把目光投向周边的县市和省会。

  滕明经常去外地,跟各种人“谈生意”,请他们吃饭喝酒、洗脚按摩。钱花了不少,效果却一般。那段时间滕明经常唉声叹气,跟妻子张丽慨叹“生意真不好做!”、“还是不认识人!没有关系人脉!”

  曲靖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又过了些日子,滕明忽然变得开朗了许多,原来他接连接到了好几个单子,虽然都不算很大,但毕竟是个好兆头。滕明告诉张丽:这几笔生意,他几乎是不赚钱的,但还是要接,这样是为了“打开市场”。

  张丽回忆说,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老公渐渐发生了变化。

  其实,一个男人的变化,即便他隐藏得再好,枕边人也是可以察觉出来的,毕竟,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准得很可怕。

  张丽从各种蛛丝马迹发现端倪后,稍加留意,就抓到了切实的证据。

  在证据面前,滕明坦然承认了。可让张丽万万没想到的是,滕明在承认之后,索性直接告诉张丽:我和她在一起半年多了,我是真的爱她。就算你不说,我本来也想找机会跟你挑明。

  张丽恨得咬牙切齿,问他:“你要挑明什么?”

  滕明说:“我要娶她!我们离婚吧。”

  原来,滕明为了开拓市场,时常请各路朋友吃饭应酬,在某次饭局,朋友带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她叫刘娇(化名)。

  朋友告诉他,刘娇很厉害,认识很多人,手里有很多资源,如果能跟她拉上关系,随便给你介绍几个单,都够你赚一年的。

  滕明果然对她大献殷勤。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长得真是不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而且酒量大、口才好,一桌的男人都围着她转。刘娇也时不时流露出自己到处都认识人,这个LD是她家亲戚,那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她喊大哥。

  3

  而让滕明兴奋的是,刘娇似乎对自己很有好感。

  捕捉到这个信号后,滕明私下约她出来,请她吃饭,送她一些礼物。她随便介绍了几个订单给滕明。滕明则按照行规给她提成。几次下来,滕明越发意识到自己遇到“贵人”了。

  就这样,滕明和刘娇迅速打得火热。一方面固然有想要仰仗她手里的资源多给自己介绍业务的缘故。另一方面,刘娇身上的那种风情对他很有诱惑。

  两人渐渐从生意伙伴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这一切都是当时张丽找我倾诉时告诉我的。当时,张丽告诉我,滕明想离婚的态度非常坚决。作为跟他相濡以沫十几年的人,她太了解滕明的性格,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几乎没人能改变他。从司机转行做建材,从卖建材转而自己生产,都是如此。

  离婚拉锯战持续了两个月后,他们最终离婚了。似乎是为了补偿自己出轨、背叛婚姻的过错,滕明只要了自己的厂子和一处门店还有那辆面包车。而孩子+家里的房子+另一个门店+后来买的私家车+家里的存款,都归了张丽。

  幸好孩子归自己,而且张丽也有自己的生意,最终她决定擦干眼泪,继续前行。颞叶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p>

  可是,离婚不过半年。

  一天傍晚,张丽从学校把女儿接回家,却发现门口有个男人正坐在地上,双手抱膝,低垂着头。听到她们的脚步声,那人抬起头来看。

  “爸爸!”女儿想跑过去抱爸爸。张丽却死死拉着女儿的手,不让她过去。

  看到妻女回来,滕明脸上一阵激动,随即又浮现出羞愧。接下来他的举动让张丽都大吃一惊——只见滕明忽然直挺挺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张丽本来不想理他,只是冷冷地叫他让开点,不要挡着自己家的门。滕明老老实实地往旁边挪了挪,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老婆,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想回家。”

  一句“我想回家”,让张丽的泪水瞬间决堤,女儿也抱住爸爸的脖子一直哭。

  可是,一想到前夫过去的那些狠心。张丽也收起了心软,硬起心肠把女儿抱起来进了房间,关上门。骂道:“想跪,就在那跪一辈子吧!”

  张丽坐在沙发上,泪流不止。她既恨滕明的忘恩负义,但是看到他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又不自觉一阵心痛。

  就在张丽犹豫纠结的时候,滕明在外面大声敲门,苦苦哀求前妻原谅他一回。

  张丽怕被邻居听到,毕竟,来来往往的被人看到也不好。她打开一条门缝,本想让他马上离开,否则就要报警!

  没想到滕明手里拿着一个小刀片放在自己的手腕处,一见张丽开了门,就连忙求告说:“老婆,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一次!”

  张丽吓了一跳,生怕滕明搞出大事情,只好答应让他进来,但是必须把刀片扔掉!

  4

  进门后的滕明也不敢坐,老老实实站在门口。张丽把女儿带到卧室给她打开电脑看动画片,然后关上门。

  安顿好女儿,张丽这才回到客厅,让滕明坐下。滕明也不敢坐沙发,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边上。张丽冷冷地看着这个男人,看看他究竟要怎么解释!

  滕明可怜巴巴地告诉张丽,跟刘娇住到一起以后,他才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只不过是一朵交际花。年轻的时候,傍过几个老男人,这里敲一点那里弄一点。各取所需,即便是认识自己之后,也仍然在几个不同的男人之间游走,只不过隐秘工作做的好,嘴巴也会哄人,把每个男人都哄得以为自己是她的唯一,是她的“真命天子”罢了。

  发现真相后的滕明后悔不已,这才发现只有老婆才是真心真意对自己好的人。他说他特别思念女儿,想念老婆。他愿意用后半生来赎罪,恳求张丽原谅他,说着,滕明又给老婆跪下来。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看到滕明这样低声下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气,张丽又心软了。更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

  后来一段时间,滕明把张丽当做女王一样伺候,显得份外殷勤和勤快,把家里家外的事情都包了。

  张丽几乎已经原谅了他,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滕明的复婚请求。

  然而,上周,一个滕明生意场上合伙的朋友,两家走得比较近,所以张丽和他老婆关系也很好,那个女人却告诉张丽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和张丽离婚后,恢复自由身的滕明兴冲冲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刘娇,没想到却换来刘娇的一脸诧异。

   

  “你真的离婚了?在床上说的话你怎么能当真?”刘娇一脸戏谑地看着这个老实男人。

  原来,自从滕明和刘娇好上后,滕明一心想要她帮忙介绍更多单子给自己。可刘娇这种交际场上的女人,床上床下的事情分得很清楚。她给滕明介绍的业务,都要事先说好给她多少好处。滕明也深谙“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的道理,因此除了该给的好处,还时不时给刘娇买衣服、买鞋包、买手机,以此讨她的欢心。

  有一次,两人亲热过后,滕明想让刘娇把她口中经常提起的某知名房地产公司老板介绍给自己,按照刘娇的说法,如果能接下她这个大哥公司的一半业务,一年赚五六百万跟玩一样。

  刘娇怎会不知道身边这个男人的想法,她斜睨着滕明说:“我帮你拿下这个项目,你给我什么好处?到时候赚的钱还不都是你们家那个黄脸婆的。”

  滕明忙不迭表忠心:“我怎么会忘了你的好,要不我给你买台车?”

  刘娇嗤地一笑,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买什么车?我现在有车开,便宜了还不如不换,贵了你也不舍得!”话说得这么直白,滕明都有点挂不住。

  见他讪讪的,刘娇又过来哄他:“我别的都不要,我就要你这个人!你敢不敢把你老婆甩了,娶我?”

  刘娇想不到,就是这句话,在滕明心里扎了根。

  他真的开始盘算,跟刘娇结婚有什么好处?如果能一年赚五六百万?以后自己的厂子扩大几倍的规模都有可能,那明年、后年岂不是年入千万不是梦?更何况,刘娇比自己老婆年轻、漂亮、有风情。怎么算,都是大赚特赚的。

  思来想去,滕明决定跟老婆摊牌,离婚,甚至为了速速离婚,分割财产的时候,连房子也没要。县里的房子才一百多万一套,属于他的不过五十万而已,这算个P,更关键的是厂子还在自己手里!那可比一套房值钱多了!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刘娇其实根本没有她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认识那么多大人物。

  5

  当滕明真的离婚了来找她,说要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娶她,她才发现自己玩大了。没办法,只能继续哄。

  一会儿说自己要再“考验考验”滕明,一会儿说自己不想结婚,一个人自由自在习惯了。

  至于滕明要求介绍的业务。小的单子她的确有一些,那种一年五六百万的生意哪是那么好接的?

  她真要这么容易拿到,自己直接就做了,何必让给别人做?

  可滕明就当真了。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的一股狠劲,咬咬牙,给刘娇买了一辆宝马3汽车。这下刘娇有点骑虎难下,不收吧,车已经买了。收下那就要给别人办事。刘娇只好撒了个谎:她大哥那个公司的业务想做也没那么容易,必须把工程做完了再结算。

  刘娇本来想以此吓退滕明,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不再纠缠自己。可滕明却以为刘娇是没拿到足够的好处,所以不愿意帮自己。于是又往刘娇的卡里转了三十万作为预付的酬劳。

  最后,刘娇实在没办法,自己扯的谎已经圆不下去了。只能给滕明微信留下一段话,然后来个“金蝉脱壳”,竟然不告而别。

  这么折腾一圈,滕明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搭给刘娇三十万和一辆车。直接后果就是厂子里连一点周转的现金都没了!而且,这件事在小范围内流传开后,已经成了一桩笑谈。

  自知自己被骗的滕明,懊悔不已,这时候才想起老婆孩子的好。

  (以上细节,部分是张丽朋友转告,部分是张丽得知真相后逼问滕明后知道的。)

  张丽的故事讲完了。

  她跟我说,她很犹豫,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同意前夫的复婚请求。同意吧,滕明过去曾经对自己那么绝情,而且分明是被人骗了,走投无路才回来的。不同意吧,现在滕明回来个把月,双方父母都以为他们又和好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还是很爱滕明,而且女儿也离不开爸爸。

  张丽的纠结,我都懂。一对有孩子的夫妻,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说离就离。但是,滕明之前做的那些,也确实很过分,所有伤害都一刀刀真实切在张丽的心上,并不是说遗忘就遗忘。

  所以,今天还是老规矩,来一次投票吧,让读者们帮张丽做一次选择。

      想倾诉,怎么办?

  只要你想倾诉,我都在。

  倾诉邮箱:

  每一篇都会得到我的回复,默认来信都是可以经您授权同意,整理后可以发表到公众号平台的,当然,请放心,我会处理掉所有姓名、单位和地名。若您不想公开,请在邮件主题里或邮件正文最前面或最后面说明不希望不公开。谢谢。

  感谢大家支持毒姐  欢迎关注/置顶? 我是毒姐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pzgz.com  天刺小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