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刺小狼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黄帝曰 > 正文内容

那个男人为我跳了楼,噢耶!_经典文章

来源:天刺小狼网   时间: 2020-10-16

  01

  love小姐

  白兰跟闺蜜崔丽手挽手逛商场挑选过年新衣,俩人住所只隔一条马路,隔三岔五见面,聊最近追的韩剧,分享淘宝爆款,痛斥跟婆婆住一起的磕磕绊绊。

  白兰正试穿鹅黄色毛呢大衣,电话突然响了,是儿子班主任打来的:“麻烦你来一趟学校,跟你聊一下你儿子近况。”

  白兰走出试衣间,眼里聚满愁云,嘴抿成一条直线。

  好巧不巧,更衣室外的崔丽也接到了班主任电话,让她去学校一趟,聊一下她女儿近况。

  俩人匆匆赶到学校,白兰儿子孙尚杰跟崔丽女儿吴玲玲并排站着,吴玲玲垂首不语,孙尚杰叛逆些,头昂得老高,撅着嘴,斜视班主任。

  “俩孩子早恋,还说家长同意的,家长看着办吧。”

  白兰跟崔丽下巴差点掉到胸前,班主任的话让她俩羞愧难当,各自拉着孩子回家做思想教育。

  孙尚杰从小学那会就整天跟在吴玲玲屁股后面,像个护花使者,哪个同学欺负吴玲玲,他就会瞪眼,昂头,摩拳擦掌,没少打架。

  到了高中,俩人多少有了少男少女的羞涩,心中情愫暗生,高二下学期,俩人就开始早恋,没人时会拉拉小手,蹭蹭鼻尖。

  高二那年春节,两家人聚了一次餐,席间,孙尚杰痴痴凝视吴玲玲,崔丽看到后笑着说:“小杰,你喜欢我们家玲玲,就当我们家女婿吧,知根知底多好。”

  孙尚杰双眼眯成一条缝,内心窃喜,把这句话当成了未来丈母娘的应允,于是出现开头一幕。

  崔丽双手叉腰在家训斥女儿吴玲玲:“你可以跟小杰谈恋爱,但不是早恋,不是在考大学这节骨眼!”

  白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用手戳孙尚杰头:“难怪今年你排名下滑十几名,原来心思不在学习上,你给我好好反思反思。”

  崔丽跟白兰做完孩子思想工作,电话一沟通觉得孩子毕竟大了,又在高三这节骨眼,不能红脸训斥得好言好语引导,于是俩人统一思想,只要孩子能考上重点大学,高中毕业就准俩人谈恋爱。

  俩孩子一听这话,笑得直蹦,于是暂时斩断恋情,卯足了劲高考,期间互相鼓励,一起进步。

  结果俩人都考上了大学,孙尚杰考了一本,学校在上海,吴玲玲考了二本,学校在南京。虽异地,但俩人却信心满满,孙尚杰拍着胸脯对吴玲玲说:“我们先谈四年异地恋,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反正爸妈都同意我们在一起。”

  吴玲玲脸上红霞微染,孙尚杰脑子整日梅州市治癫痫病的方法幻想大学谈恋爱是个什么样子,俩人甜得仿佛坠入蜜罐里的蜂蜜。

  临开学,两家人还一起吃了饭,崔丽打趣说:“白兰啊,都说婆媳关系难处,以后玲玲嫁到你家,你可要把她当女儿疼!”

  白兰眨了眨朦胧醉眼,挥挥手:“我是稀罕玲玲做我家媳妇,可万一玲玲在大学被哪个坏男孩拐回家呢?”

  结果一语成谶。

  02

  love小姐

  大一时,俩人还会轮流去异地看对方,隔着手机有说不尽绵绵叠叠重重的情话。但到了第二年,吴玲玲面对那些追求者开始犹豫了,其中有个叫郑有诚的同系生,眼睛黑亮腹肌八块,不仅风趣幽默还体贴细致。

  吴玲玲收玫瑰收到手软引得室友羡慕惊叫,郑有诚每天雷打不动给吴玲玲送爱心早餐,给她整个宿舍打水。吴玲玲有次吃坏肚子,急性肠胃炎发作,在医院住了三天,郑有诚寸步不离,悉心照料,熬红了眼睛。

  吴玲玲心里天平渐渐倾向了郑有诚,跟孙尚杰越来越没共同语言,故意不接他电话,不回他信息,对于吴玲玲的刻意疏远,孙尚杰不是没有察觉,但当他询问吴玲玲是不是喜欢上别人时,吴玲玲又不好意思说出实情。

  毕竟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吴玲玲不忍说分手,只能用“冷暴力”让孙尚杰对她失望,对这段感情失去信心,最后无疾而终。

  吴玲玲被爱沐浴着,每天笑嘻嘻,嗅着异香暗涌的玫瑰花,孙尚杰却无比抓狂,郁郁寡欢,他不知吴玲玲对他的态度为何急转直下。

  直到他从同在南京的高中同学那得知,吴玲玲已移情别恋!

  那一刻,孙尚杰心脏被冰锥刺穿又疼又冷,他打电话歇斯底里质问吴玲玲为何背叛他,吴玲玲内疚得舌头打结,但转念一想总逃避也不是办法,长痛不如短痛,她清了清嗓子说:“可能我不适合异地恋,忘了我吧,不要再骚扰我了。”

  孙尚杰挂了电话后,万念俱灰,大脑一片空白,竟从三楼宿舍纵身一跃,摔到楼下自行车车棚上,又从车棚上摔到水泥地上,室友赶紧打了120把他送到医院抢救。

  白兰那会还在跟崔丽吐槽婆婆做饭辣,她不仅便秘还长了口疮,突然接到儿子跳楼电话,差点晕过去,喘匀气后直奔上海,崔丽这边也慌得不行,心里七上八下,难道是女儿跟小杰吵架了?

  她立刻打了电话给女儿:“玲玲,小杰跳楼了,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吴玲玲拿电话的手在颤抖,耸着肩抽搐:“妈,是我移情别恋了,我不敢跟小杰说,一直瞒着他,可他还是知道了,我想不到他竟会一时想不开。”

  崔丽惊悚退后两治癫痫病的医院步,扶墙勉强站立。

  好在孙尚杰被车棚挡了一下,没有生命危险,但右脚跟的跟腱摔断了,在医院做了跟腱连接手术,医生告诉白兰,孙尚杰至少要休养半年以上,这期间还要到医院做康复治疗。

  孙尚杰做完手术直挺挺躺床上,身上床单被他拧成菊花,眼窝满是绝望泪水,右脚手术缝合处一阵一阵的疼痛让时不时抽一下嘴角。

  白兰得知儿子跳楼原因后,义愤填膺,脸憋得紫涨,当即打电话把崔丽痛骂一通,崔丽深知女儿犯错在先,大气不敢出,一星期后,带着营养品和深深歉意去上海探望孙尚杰。

  病床上的孙尚杰梦里还呢喃着:“玲玲,玲玲。”

  见此情景崔丽心如刀绞,掩面而涕,她信誓旦旦对白兰说:“小杰是好孩子,你放心,我会让玲玲重新回到小杰身边。”

  碍于闺蜜之间情分,白兰虽盛怒难熄,但并未向崔丽索要一分钱医药费。

  03

  love小姐

  半年后,孙尚杰终于可以下地,但必须拄着拐杖,学校鉴于他过激行为委婉劝他退学,孙尚杰大学梦,爱情梦,碎了一地,更要命的是他走路有点瘸。

  而在这半年期间,吴玲玲虽然心怀愧疚,但并没有跟郑有诚分手,任凭崔丽如何苦口婆心劝,吴玲玲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她对崔丽说:“上学那会,孙尚杰常为我跟别人打架,那会可以说不懂事,但现在长大了,他遇事还是这么冲动,一个拿自己生命不当回事的人,我能把一生托付给他吗?”

  崔丽噎得说不出话,没劝成女儿回头,她觉得愧对白兰,只能频频去白兰家照顾走路一瘸一拐的孙尚杰,闲赋在家的孙尚杰无所事事,变得沉默,易怒,一有情绪就摔东西。

  屋漏偏逢连绵雨,就在儿子身心遭受巨创同时,白兰的丈夫出车祸死了,白兰一夜白头,三天三夜没吃饭,把自己坐成了一截木桩。

  她把所有怨愤与不甘都发泄在崔丽身上,只要见到崔丽就指着她鼻子咒骂,崔丽能理解闺蜜内心的苦闷,默默忍受,并且打电话让女儿寒暑假不要回家,万一在路上碰到白兰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吴玲玲乐得这样的结果,暑假做家教,寒假去郑有诚家欢欢喜喜过年。

  一晃,吴玲玲毕业了,郑有诚是南京本地人,父母利用人脉,帮俩人找了份事业编工作,俩人同居在一起,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孙尚杰光景惨淡,因为瘸腿找工作频频受挫,更别提找女友了。

  他跟母亲一合计,反正工作难找,不如自己当老板,经过一番思虑后,他决定跟朋友一起做装饰公司,可启动资金拿来呢?白兰想到儿童癫痫病可以治愈吗了崔丽,崔丽跟她丈夫除了做生意外,私下还放贷,手头比较宽裕。

  白兰开口借了二十万,崔丽出于对闺蜜的愧疚,没跟老公商量,胸脯一拍借了,对此,白兰并没有感激涕零,只淡淡说了句:“谢谢。”

  孙尚杰总算走出了生活的阴霾,全身心投入事业,招聘,进货,宣传,接待客户,样样亲力亲为,忙碌的生活让他渐渐遗忘了当初那份伤痛,第一年刨去成本,盈亏持平,第二年,订单渐渐多了起来,利润蹭蹭往上涨。

  期间白兰试图还一些钱给崔丽,都被崔丽笑若芙蕖拒绝了:“不急,小杰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还钱的事年底再说。”

  白兰讪讪,她心里清楚,崔丽是通过这种方式,减轻内心负罪感。

  可就在第二年年底,公司装潢工人拖运水泥时跟一辆面包车迎面相撞,一位工人动脉被车玻璃刺穿,抢救无效死亡,肇事司机逃逸,死者家属只能找孙尚杰赔钱,辛辛苦苦一年赚的钱,一夜之间全没了,资金链断裂,公司倒闭。

  孙尚杰心中郁结无处发泄,独自在家买醉,白兰要面子,在外面仍然维护着儿子是公司老板的形象。

  崔丽没什么用钱的地方,两年来从未跟白兰提还钱的事,白兰渐渐觉得这二十万似乎是崔丽补偿给小杰的,毕竟小杰瘸了腿。

  可是半年后,崔丽却频频打电话给白兰,讨要当初的二十万,因为吴玲玲怀孕了,男方准备全款在南京买套精装修的二室一厅做婚房。

  这套房是婚前财产,崔丽知道跟女儿没半毛钱关系,所以她提出支付三十五万房款,要求男方把女儿名字写到房产证上,对此男方没有意见,崔丽觉得如今年轻人离婚率高,房产证上必须有女儿的名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手头有十五万,加上白兰欠她的二十万,正好三十五万。

  白兰先是拖,拖了两个月后,崔丽直接上门了,白兰见纸包不住火,索性实话实说:“小杰公司破产了,我现在没钱,你就是敲破门也没钱!”

  崔丽心急如焚,趴在门上苦苦哀求:“我女儿怀孕了,要钱是给我女儿买房用,你没二十万,先还个十万也行。”

  一听吴玲玲怀孕,白兰更是火上浇油,儿子因为瘸找不到工作和女友,而吴玲玲却顺风顺水,毕业后留在省城,有体面工作,结婚生子,事事顺心。

  崔丽内心更加不平衡,隔着门忿忿道:“别说没钱,有钱也不会给!那二十万本就是你家欠我家的。”

  04

  love小姐

  多次讨要无果,崔丽急了,女儿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男方那边也催促房款的事,崔丽决定跟白兰撕破怎样可以预防成人癫痫病脸,她半夜敲白兰家门:“你再不还钱,我可要起诉你了,借款凭证,转账记录都是有的,到时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邻居听到动静纷纷探头观看,白兰一听崔丽要起诉自己,一骨碌爬起来开了门,但并不让崔丽进门:“你女儿明明跟小杰谈着恋爱,还暗地里勾.搭别的男人,这要是结了婚,那就是出.轨!小杰当年跳楼,我就该起诉你,让你赔偿一百万!”

  一听这话,崔丽立马跳起来:“你别什么事都怪我女儿,是小杰自己冲动不顾后果,做事太极端,小杰生病我忍着你骂鞍前马后照顾他,你死了男人,我往你家送米送菜,小杰要做生意,我立马掏二十万,二十万放银行还有利息呢!”

  崔丽咽了咽口水,两眼珠子往上一翻又加了句:“你就是想讹我们家。”

  白兰因为愤怒,身子战栗般颤抖,情急之下,伸出双臂推了崔丽,崔丽一个趔趄滚下楼梯当场晕倒,邻居赶紧帮着喊了救护车,崔丽躺在医院,左腿和右手臂骨折打着厚重石膏,嘴唇磕破嘴角血迹斑斑,右眼淤紫。

  白兰见自己闯了祸,赶紧去医院低声下气恳求崔丽念在她孤儿寡母可怜,不要起诉她故意伤害,她是一时气昏头,一定会把钱还给她。

  崔丽费力扭头凝视病床旁卑躬屈膝的昔日闺蜜,白兰鬓角有了白发,眼角皱纹深得像雕刻上去似的,身板瘦弱得像厨房菜板,双眼满是凄苦。

  崔丽回忆起俩人从小玩到大的光景,长叹口气,眼窝发热,眼角噙出泪花,缓缓点了点头,她没做伤残鉴定,白兰抵押了房子,贷了二十万款还债。

  回顾这场债务纠纷,一开始崔丽就是带着赎罪心态借出那笔钱,在白兰还钱时还表现出不急的状态,让白兰产生错觉,似乎这笔钱应该是给儿子的“补偿”。

  在这件事上,俩人都不该用情感,情绪,面子,代替理智和冷静,不该将友情,子女的恋情,债务纠纷纠缠在一起,面对孩子的感情迷雾,应该用理解,帮助,宽容和祝福去疏导,而不是愤恨,不平和嫉妒。

  文/啊珊

  love小姐碎碎念:

  交情好的两个家庭结亲,知根知底关系又好理应是亲上加亲,可结果往往事与愿违。感情要是能这样按部就班地按预想来,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伤害了。

  对于今天的故事,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呢?留言区见哦~

  love小姐与您相约明天见!

  精彩推荐:我的子宫,你们不能白用!

  如果你也是只刺猬

  请拥抱我

  需要您的一个“在看”

上一篇: 咀嚼缠绵

下一篇: 西湖八月_散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pzgz.com  天刺小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